志愿军牺牲的最高指挥官,遭美军细菌战毒害,从发病到去世仅8天

实时热点 2022-03-08 阅读:158

前段时间,媒体发布一段“美国生物实验室内部视频”,该视频显示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的一间生物实验室里,常年进行冠状病毒的研究。

其实在71年前的朝鲜战争中,美军就已经有使用细菌战的前科。毛主席曾就美军发起细菌战,与周总理、朱德等领导人交换意见。

由此可见,美国是有“前科”的,中国军民早在半个多世纪前就受到过迫害。那么,美军到底在朝鲜战争中如何使用细菌战来攻击中国军民的呢?

志愿军牺牲的最高指挥官,遭美军细菌战毒害,从发病到去世仅8天

从1951年10月底至1951年12月初,志愿军发起局部反击战,收复178平方公里土地,巩固了开城地区的防御网。上甘岭战役之后,朝鲜战场上很难再见到大规模集团化作战。

1952年1月27日夜间,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二军驻守的朝鲜铁原郡阵地,发生一桩怪事。多架美国飞机在铁原郡阵地上空低空盘旋,却没有投弹。

战士们以为这些美国飞机只是进行侦查任务,但进行侦查任务也没必要飞得这么低。1月28日早晨,志愿军第四十二军375团战士李广福在驻地金谷里山坡上发现许多苍蝇、跳蚤、蜘蛛等昆虫。

当时朝鲜野外气温骤降至零下20摄氏度,不可能会出现大量苍蝇、跳蚤等昆虫。随后375团其他战士也发现了大批昆虫,这些昆虫外形很像虱子或者蜘蛛,具体是什么虫子,战士们也并不清楚。

四十二军军部得到有关情况后,初步判断可能是敌人散布的细菌虫。由于志愿军卫生水平有限,军部将情况上报给志愿军总部,对昆虫所在地进行封锁,严禁任何战士和当地居民靠近。

志愿军牺牲的最高指挥官,遭美军细菌战毒害,从发病到去世仅8天

志愿军总部接到报告后高度重视,彭德怀立即打电话给四十二军军长吴瑞林,询问详细情况,指示他要立即消灭昆虫,志愿军司令部紧急拿出消毒预防措施。

与此同时,四十二军写出一份详细的书面报告,准备了几个昆虫标本,准备送往北京进行化验。

1952年2月6日,志愿军司令部向所属各部队转发四十二军发现异常的报告,要求各部队在驻地进行仔细检查,看看有无同类情况发生,发现异常后要立即上报。

1952年2月12日,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接到志愿军报告后,派出总后勤部卫生部防疫处副处长马克辛、细菌专家魏曦、寄生虫专家何琦,前往朝鲜实地了解情况。

经过专家鉴别,志愿军第四十二军、十二军、三十九军和第十九兵团部队驻地,相继发现美军投掷昆虫情况,密度每平方米达到1000只。这些昆虫不是普通昆虫,它们带有霍乱、伤寒、鼠疫、回归热等4种病菌。

志愿军牺牲的最高指挥官,遭美军细菌战毒害,从发病到去世仅8天

1952年2月17日下午,4架美国飞机在平康西北下甲里志愿军第二十六军234团阵地投下一件物品。该物品从外形看很像一枚炮弹,但落地之后只有轻微的爆炸声,同时弥漫着一股异味,爆炸点附近的几名志愿军战士当场被这股异味熏倒。

2月18日,志愿军总部接到二十六军的报告后立即指出:“各部队必须加强对空警戒,发现敌机投下细菌虫后立即扑灭,以防蔓延。”

1952年2月18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带领总参谋长聂荣臻,向毛主席以及中共中央汇报美军在朝鲜投放细菌虫的情况。

2月19日,毛泽东主席亲自批示:“请周总理注意此事,并予处理。”

朱德总司令也特别批示:“病菌标本不宜送回北京,以免传染。”

志愿军牺牲的最高指挥官,遭美军细菌战毒害,从发病到去世仅8天

2月19日中午,总参谋部作战部综合朝鲜战场的情况,向周总理呈送了一份关于《敌人在朝鲜大规模进行细菌战情况》的报告。

该报告中明确判定,美军正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,该细菌武器对中朝军队有极大的杀伤力。美军此次进行细菌战是经过长期准备,得到了日本细菌战战犯石井四郎、若松次郎、北野正藏等人的帮助。

尽管志愿军和中央军委反应迅速,但志愿军第十五军部队还是出现霍乱、斑疹、大脑炎等症状,两名战士因病不治死亡。

1952年2月19日晚,周总理担任“反细菌战斗争”总指挥,确定6项防疫计划。总后勤部立马将340万份鼠疫疫苗、9000磅消毒粉剂和其他防疫用具,连夜运向丹东再转送朝鲜地方部队。后赶制1,000万份鼠疫疫苗,利用飞机分批送往朝鲜。

由于志愿军展开规模庞大的宣传教育,再加上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指挥得当,疫情很快得到了控制。

志愿军牺牲的最高指挥官,遭美军细菌战毒害,从发病到去世仅8天

1952年2月21日,中央向中央局、分局发出了关于《反对美帝细菌战的宣传工作》。2月24日,周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:“中国人民将和全世界人民一起为制止美国政府这一疯狂罪行,坚决斗争到底。”

郭沫若于1952年2月25日,致电世界和平理事会主席约里奥·居里,控诉美军发动细菌战的罪行。毛主席于同一时间致电金日成,通报中国方面掌握的美军细菌战详细情况,提供相关防疫措施。

国际科学委员会经过详细调查后,用8种文字将美军这一罪行写成《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报告及附件》向全世界公布。

1952年7月初,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六十七军军长的李湘,不幸被细菌感染。但他依旧不下前线,后来情况恶化,变成了败血症和脑膜炎病。

志愿军牺牲的最高指挥官,遭美军细菌战毒害,从发病到去世仅8天

李湘脑肿胀得如同水桶一样粗大,最终因为抢救无效于1952年7月8日牺牲,从发病到去世只有短短8天时间。

他也是朝鲜战争中我军牺牲的最高级指挥员,金日成高度称赞李湘军长为“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”。

在朝鲜平壤志愿军烈士陵园的“友谊塔”下放有十本志愿军烈士名册,第一本第一名就是李湘军长。

志愿军牺牲的最高指挥官,遭美军细菌战毒害,从发病到去世仅8天

以上这些就是美军在朝鲜战场进行细菌战、投放化学武器的经过。

其实美军不单单在朝鲜战场使用化学武器,还在中国东北的抚顺、安东、凤城、临江、辽阳等地区,投入大量携带病菌的昆虫。

据资料统计,整个朝鲜战争期间,美国在中国东北及其他沿海非作战地区,投入了30多种带病菌的昆虫,以及老鼠、青蛙、树叶、棉花等带病菌媒介物。它们包含的病原体大致有鼠疫、霍乱、脑膜炎、斑疹、伤寒等多种病原体。

1952年3月9日,一位名叫鲍丽蓉的抚顺小女孩突然发高烧,吐黄水。1952年3月10日下午,她病发死亡。后来经过证实,鲍丽蓉是感染了美国飞机投下的病毒,患上急性传染性脑炎死亡。

1952年4月初,辽阳刘二堡镇一位名叫王淑芝的女教师,因为感染美国飞机投下的细菌,患上急性炭疽出血性脑膜炎死亡。

诸如此类的记载还有很多,证明美国人不单单在战场上使用细菌战,他们还对中国东北等各大城市投入带病菌的昆虫。

志愿军牺牲的最高指挥官,遭美军细菌战毒害,从发病到去世仅8天

国际调查团发布报告之后,瑞典、奥地利、意大利、法国、比利时、波兰等国的法学家、科学家,对美军细菌战进行了实地调查和确认。

面对大量人证物证,以及30多名美军飞行员的供词,美国始终百般抵赖,拒绝承认在朝鲜战场上发动细菌战的罪行。

美军犯下的罪行完全可以用罄竹难书形容,他们所实施的细菌战、化学武器都未能达到预期目的,并且在政治和道义上遭到全世界人民的强烈谴责。在毛主席和党中央的领导下,中国军民取得反击美军细菌战的彻底胜利。

正如今天一样,美国始终对新冠病毒溯源问题耿耿于怀,其对国际社会要求调查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提议却始终不回应。

另外,美国在世界各地修建了200多座生化实验室,这些实验室的功能、用途,外界一概不得而知。美国人对其三缄其口,强烈拒绝向国际社会进行调查。

那我们是否有理由相信,这些美军一手建立的实验室,其背后有不可告人的目的? 

值得一提的是,中国政府一贯反对生物和细菌战。

1984年11月,中国加入联合国大会制定的《禁止生物武器公约》声明:“中国从未,将来也不会生产和拥有这类生物细菌武器,我们是生物和细菌武器的受害国之一,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是符合中国一贯立场。

抵赖无法掩盖事情真相,历史不会因为时代而改变,事实也不会因为巧舌如簧而消失。

致敬所有抗美援朝的战士,事情清楚,证据确凿的情况下,美国依旧满口谎言,这已经不单单牵扯到基本素质,美国早已走上反人类、反科学的道路。


中国有句老话“多行不义必自毙”,希望美国能够停止种种罪行,回头是岸。当某一天美国所谓“世界警察”的角色被剥夺,等待他们的将会是自己无法承受的代价。


身份证查询原创内容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。


相关分类
相关文章